2015年的最后一天你做了什么?

又到了一年的最后一天,你还记得今年第一天自己对自己发的各种誓言,制定的各种目标吗?如果不翻看我2014年最后一天写的日记,我是不会记得那串长长的清单的。

大家都在为新一年的到来做准备,这一天的象征意义是多么崇高——万事的转折、开头和起点。无论今年过的怎么样,曲折也好、充实也好,一个时间节点上的开头总能带给人们无限的幻想和动力。时间本无始无终,但人类却将之创造成度量生命的工具。于是在各种节点上(分钟、小时、周一、月末、年末、现年......)都增添了额外的象征意义。

我今天不想说新年快乐或新年愿景这类的话题,无论对新的一年怀抱多少幻想,时间也不会因为这些节点而停顿一秒,供你庆祝。说这话其实也不是悲观,更不是打击节日的氛围,而是期望为2015年的最后一天也增加一点象征意义。

其实每一年的最后一天比第一天更能反映出自己的生活状态。
因为每一年的最后一天都是在对赋予第一天的期望做一份交待和答卷。


我身边的一位博士朋友在一个月前告诉我她已经计划12月底进行论文答辩。我当时特别激动,问候她是否紧张,是否兴奋,是否已经迫不及待的等待这个结束点。当然,我更关心她准备如何庆祝,何时举杯。而她却非常坦然的告诉我,这件事情只有她身边最亲的家人和极少数的朋友知道。她说,“我并没有想太多,答辩虽然是大事,但也只是一天内的三四个小时。我那天上午依然要去教我的课,见我的学生。中午依然要吃饭。下午我依然会去图书馆读两个小时的书。我的答辩下午三点才开始,到时候我按时去答辩的教室就行了。答辩完后我会回家吃饭,第二天我定好了机票回家过新年。”

听了她的解释,我真心被震惊了。她在读了六年博士后,居然能这样对待如此重要的答辩。换是我,估计答辩前两个月我都会彻夜难眠,纠结在紧张与兴奋之中,为这个如此关键的时间节点付出一切精力和情绪。我甚至对她的处之泰然有点怀疑,在不理解之上,还添加了一些虚伪的嫌疑。但她的做法也让我同时感到敬佩,她对时间和生活的理解似乎超于常人,是自律还是淡泊呢?

虽然这个故事和跨年无关,但她却让我在今年最后一天即将来临之际驻足思考——自己对新年的过度期盼是否掩盖了自己对过去一年生活的反思?换句话说,我是不是太偏心了,2016年的第一天真的比2015年的最后一天重要或真实吗?我对自己的期许、计划和愿景真的要等到2016年钟声敲响的那一秒才能开始付诸行动吗?

节日的气氛的确容易让人怠慢,而这种怠慢固然重要。人总要有放松的理由,有庆祝的目标。开个好头很重要,结个好尾也同样重要。

所以,明天依然会早上按时起床,去办公室看书写论文,中午和朋友吃饭,晚饭后向2015年说声再见,午夜时向2016年说个你好,然后继续积极生活。

不求2016年更好,只求能给2015年写个精彩的续集。